<ins id="rj11r"></ins>

      <ins id="rj11r"></ins>

      <delect id="rj11r"><noframes id="rj11r">
      <ins id="rj11r"><noframes id="rj11r"><cite id="rj11r"></cite><cite id="rj11r"><track id="rj11r"></track></cite>

      <delect id="rj11r"><track id="rj11r"></track></delect>

      <cite id="rj11r"><noframes id="rj11r"><cite id="rj11r"></cite>

        疫情下的汽車業:海外市場先機喪失?供應鏈模式待解?

        發布時間:發布日期:2022-05-01

        3月,國內多家造車企業停產,汽車產業產銷兩端同步受損。乘用車產量、批發量、零售量,三者同比下滑;4月,多家企業先后釋放產品漲價的消息;上海及周邊、吉林等汽車行業的重點聚集地遭受沖擊,企業生產節奏被打亂......


        從2020年初工廠停工,而后芯片告急,再到原材料緊缺,終端價格上調,如今又到多地工廠停工。疫情反復擾動國內汽車行業市場。有觀點認為,此輪疫情對汽車行業的影響要超過2020年。停產只是疫情下的冰山一角,當前的產業鏈上下游的連鎖反應或許才是難以承受之重。


        image


        不僅如此,如果供應鏈問題依然得不到解決,對于剛剛開始走出國門的自主品牌汽車來說,也將面臨挑戰。甚至有觀點認為,疫情遏制中國車企進軍歐盟步伐,放緩跡象已經出現,剩下的最后的窗口期已經越來越少。


        產銷兩端同時受挫,哪些企業停產?


        目前,乘用車市場已結束連續3月的正增長。


        根據中國汽車工業協會發布的數據,2022年3月國內乘用車銷量完成186.4萬輛,同比下滑0.6%。產量方面,3月乘用車生產完成188.1萬輛,同比微跌0.1%。另根據乘聯會的數據,3月份廣義乘用車零售銷量錄得160.8萬輛,同比下跌10.9%。


        分析認為,3月份汽車產銷增速再度轉負,主要受疫情影響。


        而且,相比2020年,武漢“封城”的影響,本輪疫情對汽車行業影響更深,其范圍波及長春、上海等汽車重陣。


        今年3月份以來,伴隨疫情蔓延,上海市、吉林省、江浙地區多地生產、消費、物流均受到不同程度沖擊,影響超出預期。


        image


        根據國家統計局數據,2020年廣東、吉林、上海三地產量分別為313.3萬輛、265.6萬輛和264.7萬輛,位列全國前三位;產量占比分別為12.4%、10.5%、10.5%,合計占比高達33.3%。


        而在2020第一季度,疫情集中在湖北,受影響的產量占比為8.5%,因此本輪疫情對生產的影響遠大于2020一季度。


        此前,吉利、上海等地整車廠相繼停工停產,如一汽集團在長春的5大工廠、華晨寶馬在沈陽的工廠連續停產,上汽集團旗下上海多家工廠、特斯拉上海工廠連續停產。4月9日,蔚來汽車宣布停產。


        在疫情的影響下,汽車行業產銷兩端同時受損,以一汽-大眾為例,今年3月,一汽-大眾銷量126131輛,雖穩居車企銷量榜第一,但同比大幅下滑40%。


        image


        一汽-大眾方面表示,長春基地占到一汽-大眾大眾品牌超過四分之一的產能。最新數據顯示,長春基地3月產量同比下降超60%,此外,一汽-大眾位于成都、天津和青島基地的產能也有不同程度的縮減,減產幅度在30%到50%左右。


        由于疫情導致部分城市封控,當地經銷商銷量產生影響。在終端市場方面,一汽-大眾品牌3月吉林省銷售量同比減少將近80%,上海市、深圳市銷量同比減少將近50%。


        大眾汽車(中國)CEO馮思翰表示,“3月中旬以來,新冠疫情在長春和上海相繼暴發,兩地是我們的合資企業和許多關鍵供應商的所在地,這對集團業務造成了嚴重影響,意味著我們暫時無法滿足大量的客戶需求。我們希望當前的情況能夠得到盡快緩解,使我們可以在未來幾個月中彌補生產延誤?!?/span>


        “閉環系統”運營還能撐多久?


        在充滿未知的疫情影響下,車企曾經制定的各種應急方案似乎都已失效?!伴]環”生產成為留給車企為數不多的選擇。


        作為此次疫情集中暴發地的上海、長春,不少車企不得不采取“住廠閉環生產”的方式維持生產。


        據上汽大眾汽車有限公司銷售與市場執行副總經理俞經民此前透露,上汽大眾安亭工廠閉環生產的員工達到8000-9000名。


        上汽集團旗下某汽車品牌員工表示,為了維持生產,員工組成了一支生產保供“突擊隊”。這部分員工趕在自家小區封閉前,迅速趕回工廠,在保證防疫前提下,開始了從早上八點一直到凌晨兩三點的工作狀態。


        據一線員工介紹,雖然上海臨港工廠睡袋、棉被、臨時洗漱用品等一應俱全,但大家只能在工廠地面上休息。盡管工廠的居住條件非常艱苦,但大家仍然保持著積極的心態。


        還有員工說,“當看到很多搶菜的新聞,感覺自己也算幸運的,至少能不愁吃喝?!?/span>


        然而,盡管企業想出渾身解數,采取“閉環生產”的方式最大程度保證生產業務,但人力短缺和上游原材料的供應不暢也會使得工廠只能維持在較低的產能水平。而且伴隨供應鏈出現不同程度的斷供,主機廠同樣面臨嚴峻考驗。


        “少了一個螺絲汽車就不能出廠?!蹦硟炔繂T工表示:“目前上海市嘉定區和江蘇昆山市有相當一批零部件企業無法正常生產。就算生產出來,也運不到車廠?!?/span>


        也就是說,即便主機廠啟動“閉環系統”維系生產,但仍不能長效維系正常的生產和研發。


        江西新能源科技職業學院新能源汽車技術研究院院長張翔指出,上汽大眾用于生產的原材料、零配件庫存周期通常為2周,這意味著這些庫存消耗完畢,其工廠必然會面臨著部分停產。


        張翔表示:“以上汽大眾在上海安亭的工廠為例,疫情前其每日的生產量大概在380輛左右,而疫情期間其產量基本保持在200輛,產能直接縮減了近50%?!?/span>


        海外市場窗口期收窄?


        過去,業內普遍認為,歐洲新能源汽車市場的快速增長和歐洲車企相對較慢的轉型,賦予了中國汽車品牌出海的機會。


        然而,如果疫情導致的物流及供應鏈問題遲遲未解,或將在一定程度上阻礙中國汽車品牌在歐盟發展的進程。


        根據中汽協數據,今年1月,我國汽車出口量還創下了單月新高,為23.1萬輛,同比增幅87.7%;2月,汽車出口18萬輛,同比增長60.8%。3月出口量為17萬輛,同比增幅降至28.8%。


        分析指出,汽車出口增速放緩,原因之一是國內多地疫情暴發影響我國汽車產量。而汽車出口量受疫情影響程度或將在4月的數據上更明顯地體現。進入4月以來,疫情進一步沖擊汽車產業鏈,直接“逼?!绷烁嗖辉谥攸c疫區的汽車生產。


        據第一財經報道,上汽集團相關人士表示,其汽車出口受到了此輪疫情影響。上汽安吉物流在官方平臺表示,4月份,按計劃該公司航運板塊將發送10個航次,共計運輸近1.5萬輛車走向全球,但在疫情形勢嚴峻的當下,任務顯得尤其艱巨,包括因上海浦東靜態管理后車輛無法按時集港等難點。



        值得一提的是,相比傳統造車企業,剛剛開始走出國門的新造車企或將承受更大的壓力。有某造車新勢力海外事業部的員工表示:目前已經有好幾個月沒有車發往海外了。


        自2020年以來,蔚來、小鵬、愛馳、威馬等造車新勢力們開始將目標鎖定在歐洲市場。然而,對于剛剛進入歐洲的小鵬、蔚來尚處成長期,2021年在歐洲的交付量僅為474輛、200輛(非完整銷售年份)。根據相關數據顯示,2021年名爵銷量14228輛,比亞迪在歐洲銷售量為1247輛。


        從2021年的銷量數據來看,不難看出新造車企與傳統車企仍存在的差距。以同期進入歐洲的蔚來和比亞迪為例,蔚來ES8從9月底開始向用戶交付,當年累計交付量為200輛;比亞迪唐 EV于8月12日開啟交付,到12月21日,交付量即達到1000輛。


        據悉,交付量會受到幾個因素的影響,運輸是其中一個方面,目前海運的周期在45天左右,后續還需要大約1個月的時間進行內陸的運輸、整備、加裝等環節。歐洲物流不如國內高效,歐洲貨車司機每6個小時就需要強制休息。我們國內的快遞,江浙滬包郵區,幾乎都是隔日達。而歐洲國家州內(省內)的快遞可能都需要2~3天的物流。


        知情人士表示:目前,特斯拉現在在歐洲也沒有車,柏林工廠產能還在爬坡。歐洲其他的車廠受到烏克蘭相關產業鏈的影響,產能大幅的萎縮。如果國內4月和5月不能迅速復工復產,7、8月就會輪到我們無車可賣,歐洲車企無車可賣帶來的戰略機會就會喪失。等到它們大軍壓上,中國車企在歐洲的突圍會更加困難。


        供應體系應當變革?


        “今年的提車時間相比明年要晚1-2個月”在北京藍色港灣商業區的一家小鵬汽車銷售人員告訴車云網,“雖然我們工廠不在上海,但因為我們有些零部件是在上海生產,所以現在供貨節奏明顯比只要要慢?!?/span>據該店員介紹,小鵬P7目前車需要等14個月,小鵬P5等待時間更長,通常在18個月左右。


        目前,疫情對汽車供應鏈的影響已經在汽車銷售終端顯現,而這種影響還是否會進一步加深,又將持續多久?如開篇提到的,此前小鵬汽車董事長何小鵬在朋友圈發文:“如果上海和周邊的供應鏈企業還無法找到動態復工復產的方式,五月份可能中國所有的整車廠都要停工停產了?!?/span>而表達了相同觀點的還有華為常務董事、消費者BGCEO、智能汽車解決方案BUCEO余承東,其在朋友圈表示,上海如果繼續不能復工復產,5月份之后,所有科技、工業產業涉及上海供應鏈的,都會全面停產,尤其是汽車產業。


        上海除了坐擁上海大眾、上汽通用、特斯拉等多家重要整車工廠,還有包括博世、采埃孚、安波福等國際供應商亦扎根于此,封控措施影響零部件進出和整車運出去(包括出口);蘇州、無錫、常州則有著更為密集的供應商布局,因此,江浙滬在我國汽車供應鏈中的地位極為重要。由于供應鏈中斷,4月9日蔚來汽車宣布其位于安徽合肥的工廠停產。統計局數據顯示,長三角地區(江浙滬皖)汽車產量占比為21.6%,汽車工業增加值占比更是高達31.2%。以博世為例,有資料顯示,博世的ESP產品在國內占據了70%的市場份額,而主流主機廠的ESP裝配率在80%以上。


        博世在Tier1(車廠一級供應商)中的地位舉足輕重,其是一汽、長安、寶馬、蔚來、長城等主流車企的核心零部件供應商,甚至還是部分車企一些產品的獨家供應商。


        image


        從某種程度上說,供應鏈與主機廠的關系可謂牽一發而動全身。以發生在博世蘇州的典型案例為例,今年2月,博世蘇州一名員工被確證新冠陽性,博世隨即采取閉環管理,并盡可能減少供貨。而就在當月,長城汽車公開指出,該企業2月份銷量大降20.5%至7萬輛,原因之一就是博世蘇州生產的車身電子穩定系統(ESP)供應不足。同時,長安銷量也同樣同比下降了15.1%至13.8萬輛,其中合肥長安同比大降46.6%至2.67萬輛。有資料顯示,受涉芯類零部件持續供應緊缺,長安汽車2月份以來,包括博世安全氣囊控制器、EPBI等物資嚴重短缺,最終導致了產量持續大幅下滑,市場終端資源嚴重不足。


        乘聯會秘書長崔東樹表示:“上海和長春是中國兩家最大汽車集團的總部所在地(上汽集團和一汽集團),一般來說,核心零部件企業都會在總部所在地進行相應的分布,所以上海等地區的核心零部件企業因疫情減產、停產也將導致行業輻射性的影響,安徽、江浙等地的主機廠也需要位于上海地區的核心零部件企業供給。如果疫情影響繼續延續的話,可能會對全國更多企業帶來不確定性的影響?!?/span>


        有業內人士指出,之前日系的精益JIT生產體系廣為本土車企學習,日系推崇的零庫存管理,也讓部分車企在供應鏈被暫時“切斷”時很快將零部件庫存消耗完畢,因此出現了停產的現象;另外,獨家供應商的風險也在疫情期間尤為突出。經過多輪疫情后,國內車企的供應鏈管理或迎來變革。


        據了解,在JIT模式下,車企想要保證無間斷的生產,就需要小批量高頻次采購各類零部件,意味著要將整個生產過程全部信息化,通過詳細分析生產需求來判斷采購類別和數量,以此實現既滿足用戶需求、又壓縮庫存時間,來達到降低成本的目的。不僅如此,供應鏈系統若要同步匹配車企的生產節奏,供應商就必須搭建一套自動化信息溝通系統,及時獲取車企的需求的同時,便于安排自己的生產和物流。況且供應商也分為多級供應商,一級供應商在生產時候,同樣也需要二級供應商做到相同的節奏,也就意味著在這條“供應鏈”中,涉及到的眾多供應商都需要有信息協同的能力。如此以來就是會增加生產成本。這對于大部分公司而言,短期看并不劃算,因為畢竟中國汽車市場仍處于高速發展期,市場需求量很大,所以即便一些車企和供應鏈系統還沒能做到JIT模式,也并沒有造成顯著的影響。


        但令人始料未及的是,疫情的到來使得整個供應鏈系統的停滯,不僅使得車企承擔著巨額的損失,供應商們更是叫苦不迭。而此時,誰擁有更好的風險管理機制和更好的供應鏈系統,誰就能以最快的速度恢復量產。所以本質上,一場疫情雖然致使汽車行業遭受了巨大的打擊,但同時也讓大部分車企意識到了產業升級和供應鏈系統的不完善。


        崔東樹認為:企業亟需在現有供應鏈體系中建立有效的風險監測能力,以快速準確地評估重大風險對企業銷量及利潤的影響,并制定相應的應急措施,這將成為企業供應鏈戰略規劃、管理及執行的必然之舉。為了進一步提升企業在復雜環境下的供應鏈韌性,企業還需要提高對應的核心能力:供應鏈戰略設計、動態集成化供應鏈規劃、端到端供應鏈數據透明化及協同、運營模式優化。



        今年季度我國工業運行平穩,但是并不平坦。要實現全年穩增長,汽車產業在其中的拉動作用不容忽視。也正因此,汽車產業“斷鏈”、消費疲軟,成為汽車產業甚至是中國經濟的不可承受之重。


        自疫情以來,關于汽車供應鏈的討論就沒斷過。不少觀點認為,曾經按需生產的供應鏈模式經不起突發情況的推敲。那么,此后生產供應鏈的發展模式是應該向市場化靠攏還是向抵御疫情沖擊看齊?

        來源:車云。